云中城堡或是海滨之地:何处才是您企业的首选? 

您准备好进行国际扩展了吗?在阅读此文之前,请先不要做任何决定。因为当涉及到选址时,透过表象把眼光放远是有好处的。

选址有多重要?如果您是生产商,生产的是地理标志保护产品,如香槟或帕玛森干酪,那您的企业就得要设立在“特定地域”内。但是,对于我们其他人来说呢?

搬离我们产业的中心区域就意味着破坏了自己成功的机会吗?还是说,既然科技使我们可以从几乎任何地方工作,您企业的选址已经无关紧要了?

超大城市的崛起

虽然从事远程工作的人数近来有所上涨,但城市对人口和企业的吸引力却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。据估计,到2050年,70%左右的世界人口将居住在城市地区*。 全球城市化形成庞大密集的人口规模,对交通、建设、公共事业和商品以及技术的需求和 用于这些方面的支出将会增加。

如果办公地点已不再重要,为什么似乎我们所有人都只想在相同的那么几个地点运营企业呢?

目前,世界上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超大城市有31个,而2012年时却只有23个。如果办公地点已不再重要,为什么似乎我们所有人都只想在相同的那么几个地点运营企业呢?连科技公司都不例外,而他们却正好是大家都以为会逆潮而行的一群人。

硅谷的教训

人们素来都以硅谷为例,来证明将相关公司集中到同一个地区对运营是有利的。竞争能推动进步,多样性可激发新思维,需求则能确保基础设施持续跟进。然而,在这个著名的成功故事里,也有一个并不太令人乐观的次要情节。

硅谷激增的人口改变了就业和住房的供需平衡,导致了金融泡沫的出现——一方面,高薪人群如鱼得水;另一方面,进入硅谷的成本却几乎在以对数比例增长。由于行业巨头们动辄开出六位数薪金,初创企业如今根本没有机会加入。这里的市场已经偏离了初衷。

靠六位数薪金勉强度日

毫无疑问,高薪的确诱人:软件开发人员的人均收入为11.2万美元(合8万9364英镑)。然而,这才只是故事的一半。硅谷的平均房价高达100万美元以上。正是这些数字让英国《商业内参 》(Business Insider UK) 在2015给该地区贴上了“连软件工程师也负担不起”的标签。

那接下来会怎样呢?随着超大城市的普及,或许收入和房价会稳定下来。但现在看来可能性似乎不大,至少短期内不太可能。我们更有可能看到的是收入和房价都将持续攀升:城市将住满只为保住工作而需要不停地赚更多钱的劳动者。

超大城市之外

英国国内也存在超大城市通货膨胀的问题。伦敦如今对许多人来说已经贵得离谱,导致越来越多的公司离开首都,到别处去寻找机会。

这个决定能节约可观的资金。曼彻斯特或格拉斯哥的生活成本比伦敦低整整35%。伯明翰虽是英国第二大城市,但其生活成本仍然较低。

全面投资

这并不是说那些“一般的”城市跟不上世界超大城市的发展步伐。事实正好相反,曼彻斯特的基础设施资金刚刚翻了一番;得益于技术战略委员会(现更名为“创新英国” (Innovate UK) )提供的2400万英镑的投资,格拉斯哥正在引领技术驱动的增长。对于离不开城市基础设施,又想追求便利户外生活的人们来说,这些城市绝对符合要求。

曼彻斯特或格拉斯哥的生活成本比伦敦低整整35%。生活的意义不就是如此吗?在自己需要做(即工作)和想要做(即享受生活)的事情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。

英国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显示,沿海居民要比内陆居民更快乐一些。

令人费解的是,当购买住宅时,我们会把靠海的位置看作加分项。而当选择办公地点的时候,我们却根本不会考虑到这一点。

MoneyDashboard的成功故事

爱丁堡的科技创业情况表明,您的企业不一定非要设在繁华大都市才能吸引投资和构建产品。MoneyDashboard是一家位于爱丁堡代码库(CodeBase)技术孵化园的金融科技公司,该公司已经引起全世界投资者的兴趣。

“风险投资者们都注意到了爱丁堡,”公司首席行政官史蒂夫·泰格说道。

“幸运的是,我们拥有一个深厚的人才库和稳定的来自大学以及代码族(Code Clan)数字技术学院等地方的人才流。并且,我们的员工队伍是国际化的——我们有来自欧洲各地、亚洲和美国的员工。他们被爱丁堡所吸引,爱上了这座城市,因此留了下来。” 

为自己的目的地选择做决定

的确,超大城市的选择摆在面前。但它们并不一定适合做您公司的基地。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,整个世界都可任我们遨游。

当您考察海外扩展的位置时,把眼光放远很重要,不要只看到某个地区最大的城市或者您竞争对手选择的位置。许多世界较小型城市都能提供硅谷的合作型文化,但价格却更实惠。它们结合了机遇、基础设施及工作与生活的平衡。

 而且,更多的证据表明,背道而驰反能给您带来竞争优势。